多伦多儿童音乐剧《Annie》2015演出报导及2017演出卖票  作者: Janice Zhang 张怡

Janice Zhang 张怡 微信号 : janice4168388306    11/03     7269    
4.0/1 



曾于2015年在多伦多隆重上演的儿童音乐剧《Annie(安妮)》将于2017年7月23日再度上演了!

主办单位:Youth Art Troupe Of Canada 加拿大青少年艺术团 

加拿大青少年艺术团是在加拿大政府正式注册的非牟利青少年艺术团体,每年编排一部高水准的儿童音乐剧,让孩子从小就接触优秀经典的儿童音乐剧作品,学以致用,将声乐、舞蹈、舞台表演有效的结合,把"艺术、快乐、爱心" 真诚地献给观众们。 

《Annie》是一部根据在百老汇上演的著名音乐剧改编,讲述一个自小被父母抛弃,在孤儿院成长、勇敢追求幸福生活的小女孩的故事。

《Annie》将以中文对白,英文演唱的创新表演形式,将经典音乐,精编对白、舞台表演融为一体,生动活泼,精彩绝伦!




贊助單位及個人: 

恆通金融 
多倫多華人團體聯合總會主席 
加拿大青少年藝術團榮譽主席 林性勇 
多倫多華人藝術團體聯誼會主席 張儉 
楓華會 
CFP理財管理 
聖諾旅遊 
丁丁地產 
中英詩人地產經紀 Janice Zhang 張怡 
深圳市威特教育发展有限公司
…… 
各支持單位陸續增加中,感謝您的支持! 

演出時間:2017年7月23日12:00pm 
演出地點:The City Playhouse Theatre 1000 New Westminster Dr, Thornhill,ON L4J 8G3 
官方微信:YATOCANADA 

普通票 $28;优惠价$15。 

买票请联系:Janice Zhang 张怡 
电话:416-838-8306 
微信:janice4168388306(请注明加微信是为了买票)






以下是上次《Annie(安妮)》盛大公演时,多伦多中英诗人地产经纪Janice Zhang 张怡所做的报道:


2015年10月24日晚上,多伦多话剧团与路程声乐中心联手排练的两部儿童音乐剧在加拿大国家电视台演播厅隆重公演,并在互联网上现场直播。这两部音乐剧分别是《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与《Annie(安妮)》。音乐剧需要演员们能唱,能跳,还能演,是众多表演形式中对演员要求最高的其中一种。我们熟悉的影视歌三栖巨星:费翔近年来就活跃于美国百老汇当音乐剧演员。而在多伦多的华人社区,音乐剧的演出还是首次,因此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演出当晚的门票爆满,要在大厅侧面的位置加座。热情的观众们不少是带着孩子来看演出的,孩子们向这些同龄的小演员们学习,而家长也向小演员家长取经来了。在座的也有本地一些艺术学校的老师和负责人,来观摩和进行交流,气氛非常友好。





我的九岁双胞胎女儿是《Annie》剧组的小演员。与其他孩子一样,在剧组已经学习和排练了半年了。刚进剧组的时候,进行了一次面试与选角。孩子们表演了拿手的唱歌,跳舞,和朗诵或小品等表演内容。多伦多话剧团的边红丽团长,玉华老师,路程声乐中心的路程老师给每一个孩子提了意见,也就他们的特长给他们安排了角色。比如,我女儿的的特长是体操,老师们就安排她们在孤儿们枕头大战时翻筋斗,以及在开圣诞派对时手挥彩带跳韵律体操。家长们有些是第一次送孩子来学才艺,另一些是频繁出入各类艺术学校,电视台与演出机构的熟路人了。其实包括我自己在内,家长们多数并非指望孩子将来成专业演员,而是想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与提高自信心,让他们有个丰富多彩的童年。我女儿原本较害羞,第一次上舞台是陪一个同学参加《2014年火花小公主小王子评选》,并获了点小奖。但在活动中,认识了一批才艺出色的孩子,与一批非常优秀非常用心栽培孩子的家长。从此我们就跟随他们,去本地各优秀艺术学校拜师学艺了。这次到多伦多话剧团的学习,也是跟随一批小演员及其家长的步伐而来的。





边团长与路老师在培养孩子的演艺才能的同时,非常注重他们中英双语的表达能力。以这个《Annie》音乐剧为例,所有台词说普通话,孩子要看懂一份九页长的中文剧本;十四首百老汇原版歌曲全部用英文来唱。那么,在进行读台词,咬字训练,与歌唱训练的同时,孩子的双语能力也得到了提高。有些孩子是不大会普通话的,或者是在家说粤语的;另一些孩子是新移民英语还不流利的。经过了半年的学习与排练后,家长们惊喜的发现,孩子较弱的一种语言有了较大的进步,还在活动中交了好朋友。而我们这些家长又何尝不是在一个团体里互相学习互相帮助,并身体力行,为这个演出付出大量努力呢?比方说,有位家长是是做服装批发的,她就负责给孩子们订演出服;有些家长是做生意的,他们就去拉赞助或者自己来当广告商;有些家长有很多微信群和很大的朋友圈,他们就努力推票;有些家长是摄影摄像好手,他们就负责拍摄与制作,其中一位妈妈熬了一个通宵在演出结束半天内就把视频放上了Youtube。送孩子们学才艺的同时也要兼顾工作家务甚至更小的幼儿,因此家长们还经常“群带”孩子,一个妈管几个娃,让别人可以喘口气。



(上图中间的两个女孩是我的女儿,她们与小伙伴们正投入地演唱" You're Never Fully Dressed Without a Smile", 她们在演出时真的代入了孤儿的角色了。)

这个《Annie》剧说的是一群在孤儿院成长的孩子,被坏心肠的院长欺压,经常被罚半夜饿着肚子擦地干粗活,每天夜里在梦中想爸爸妈妈。十一岁的Annie有一头红色卷发,因为父母留下了一封信说是以后会回来接她,总是拒绝别人喊她做孤儿,并时常盘算着去找他们。一位热心的百万富翁为了帮Annie找父母,出资五万元做奖金,并承诺如果找不到父母将领养Annie。院长为了钱竟然教一对心怀鬼胎的男女谎称他们就是失散多年的父母。所幸的是,他们的阴谋被警察和孩子们识穿。Annie虽然没有找到父母,但是孤儿院由好人接管,从此充满了爱。孩子们在演孤儿的同时,体会到了“幸福非必然”,“要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的道理。她们越发珍惜自己学习音乐剧的机会,非常认真地排练与背歌词。后来她们在台上用真声现场演唱十四首英文歌,并配上大量舞蹈,体操,与精彩对白,获得了广大观众的认可,这是付出了辛勤的汗水换来的。每一位老师与家长都以他们为荣。



剧中有一位特殊演员,一条叫Lucky的小狗。围绕着Lucky的抚养权,也有一连串感人的故事。因为剧情需要,家长们要借一条小狗,来演出逃途中的Annie所认识的一条流浪犬。话说主演Annie的小女孩郝玉洁妈妈联系了几家,好不容易借到了Lucky,然后把她寄养在自己家中半年培养感情;期间各位小演员与家长都为Lucky的食物,笼子,道具,健康等问题操心。在总彩排的当晚,第一次上大舞台的Lucky十分激动,当热情的观众表示要到台上去抚摸她时,她一脚踩空了,掉下了舞台。台上一群爱Lucky如命的小朋友全停下来照顾这位好友,直到确认她无恙才肯恢复彩排。而在正式公演的那个晚上,Lucky的主人也来了,她为Lucky的精彩演出高兴。可是,当她听见主持人宣布:由于反应热烈,多伦多话剧团决定在2016年初加演一场时,本来打算接Lucky回家的她忍着泪一个人离开剧场了。她怕把Lucky接走后小狗不容易再次进入角色。而玉洁的一家也在为是否长期收养Lucky而思考,每个人都在为Lucky和为演出着想。



我记得有一个故事:两个女人在争一个孩子,她们都说自己是亲生母亲。智者让她们一人扯孩子一只手,扯赢了的那方就可以拥有孩子。亲生母亲放弃了,因为只有她是出于爱,和一切以孩子的利益为依归。智者也因此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同理,通过对Lucky的抚养,对这群小演员的栽培与关爱,我们看到了三个团队在努力:一是小演员团队;二是家长,义工与赞助商团队;三是专业机构团队,包括多伦多话剧团,路程声乐中心,和加拿大国家电视台。正是这三个团队一起为了孩子们的成长与在才艺方面的进步而不懈努力,才能有这场精彩的演出。成功绝非偶然,让我们一起去感谢为孩子们铺路和付出的社会各界人士,是你们让孩子体会和学习到了真爱。



以下是音乐剧《Annie》2015版的剧照。









2017年7月23日,这个备受欢迎与瞩目的儿童音乐剧《安妮 Annie》将再次上演。





上图是《Annie》第一幕里,孤儿们在饥饿和思念父母的梦中醒来,流着眼泪唱出主题曲《Maybe 》。以下是英文歌词,和我翻译的中文版。


 Broadway Musicals - Annie- 《Maybe》


Maybe far away or maybe real nearby 

He may be pouring her coffee 

She may be straighting his tie 

Maybe in a house all hidden by a hill 

She's sitting playing piano 

He's sitting paying a bill 


Betcha they're young, betcha they're smart 

Bet they collect things like ashtrays and art 

Betcha they're good, why shouldn't they be? 

Their one mistake was giving up me 


So maybe now it's time and maybe when I wake 

They'll be there calling me "Baby" Maybe... 

Betcha he reads, betcha she sews 

Maybe she's made me a closet of clothes 

Maybe they're strict, as straight as a line 

Don't really care as long as they're mine 


So maybe now this prayer's the last one of its kind 

Won't you please come get your baby 

Maybe 


百老汇音乐剧 - 安妮 -《也许》 (由 Janice Zhang 张怡 翻译)


也许在很远,也许在附近的这一刻 

他可能在为她倒咖啡 

她可能正调直他的领带 

也许在一所藏于小山上的房子里

她坐在钢琴前演奏 

他坐在那支付账单 


他们应该还年轻,他们应该很聪明 

敢打赌,他们收集烟灰缸之类的东西和艺术 

他们敢情是很好的,难道他们不应该是么? 

他们的一个错误是放弃了我 


因此,也许现在是时候,也许当我醒来 

他们会叫我“宝贝” 也许...... 

他一定爱阅读,她一定会缝制 

也许她为我做了满满一衣柜的衣服 

也许他们是严格的,耿直如线 

这些我真的不关心,只要他们是我的 


所以,也许这是最后一个含泪期盼的祷告 

爸爸妈妈, 回来领回你们的宝宝吧...  

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