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怡Janice Zhang 中英文诗三首 主题:哀伤丶感怀丶领悟

Janice Zhang 张怡 微信号 : janice4168388306    12/22     2952    
4.0/1 




2016年12月17日,多伦多中英诗人 Janice Zhang 张怡女士 参加了"大雅文化国际十周年庆典"。作为"大雅风"文学奖活动邀请进行现场签售的六位诗人之一,她与前辈诗人们分别接受了北辰传媒的采访。上图是采访中拍的照片,将与主编的活动报道及诗人访问一起刊登在12月23日出版的《北辰地产周刊》上。大多伦多各大超市丶华人商场丶地产公司可以免费取阅。

活动当天她披了件苏杭的真丝围巾,上面写着: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一词。在这个以诗歌等文学内容为主题,以弘扬中华文化为目标的活动上,张怡也尽量花心思在穿着上紧扣主题了。




Say It Before It's Too Late
By: Janice Zhang

The tombstone stands still
Life is short 
It could be gone at any moment 
No one can bring wealth here

We are all lost in daily life 
Why not take a pause?
Tell your loved ones:"I love you"
And it takes only seconds

Next time
When you call their names
They may not be able to hear you

说爱在悔前
文:张怡

墓碑静静地矗立着
生命短暂
随时消失于一瞬间
谁也无法将财富带到此处

我们都迷失于忙碌中
为何不停下脚步?
告诉你所爱的人:“我爱你”
只需要几秒钟

下一次
当你呼唤他们的名字
他们都不一定能够听见你








Swimmer
By: Janice Zhang

Misunderstanding is an ocean.
Sometimes I drown while
Other times I rise to the surface and
Struggle to reach the shore.

For this reason,
I have no choice but
To become a good swimmer.




读仓央嘉措《陌上花,相思扣》有感

仓央嘉措这首诗真的好美,我最喜欢的是他把对生命的感知写进去,让我读后有跨越时空般的震撼。现在闭上眼睛,用心灵去读诗并融入自己的人生感悟:

"前世⋯今生⋯" 前世或许我是个有才华的文人,却有负了诗歌,浪费了上天所赐的天赋。今世,我是个愚钝且开窍晚的小女子,活了半辈子才见识到诗歌的魅力,从此,心便不再属于自已。

"始终相信,遇见是上天的恩赐,也许,今生我就是为寻你而来。"我错过了太多,认识诗歌太晚,一旦遇上了便为之痴狂。有一种使命感,让我隐约感到下半辈子要为你而活。

"我会深情地握住这份幸福,用你的名字取暖。"读诗与写诗的时光是一天中最美妙的分分秒秒。时而用中文描写丶时而用英语刻画,当我沉醉在诗歌的怀抱当中,便尝到一种远远超越爱情的甜蜜。一股能融化万尺寒冰的暖意,在包围我丶穿透我丶溶入我体内每一个细胞。

自从得到诗歌的眷顾,眼前便一树一树地花开,一年四季地收获,内心充满整个星河的喜悦,千万个轮回后⋯终于⋯悟出爱的真谛。

张怡 写于 2016年12月17日暴风雪中的多伦多






《陌上花,相思扣》

文:仓央嘉措 


前世,我为青莲,你为梵音,一眸擦肩,惊艳了五百年的时光。花绵绵而绽,音靡靡而绕,低眉含笑间,谁的深情绚烂了三生石上的一见倾心? 


今生,你为高山,我为流水,长风为歌,幽弦清音,水流脉脉,岭秀倾情。你一袭洒脱,温柔了我的眉弯,心舟过处,谁的呼唤柔婉了谁的一帘幽梦? 从此,晓露痴缠,星月为凭,所有的心事旖旎,所有的呢喃软语,都,只为了你。 


从此,我就在唐诗宋词里痴痴的等,等你的一个凝眸,将我的深情轻拥入梦;我就在水墨丹青里脉脉的候,候你的目光穿越红尘桑田,轻轻滑过我颤栗的灵魂。 


我知道,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纵隔了天涯海角的距离。一言相识,仿若倾心已久;但凡交谈,已默默相惜。你说,我是你今生最美的童话,我的温柔丰盈了你的传奇;我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始终相信,遇见是上天的恩赐,也许,今生我就是为寻你而来。想象着,在落满枫红的小径上,与你十指相扣,不求地老天荒,只求莫失莫忘;想象着,在这个冬季,你的柔情微笑会如雪花般开满我洁白的手臂,沿思念的脉络疯长,我会深情地握住这份幸福,用你的名字取暖。 


没有人知道,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情,属于浅相遇,深相知;更没有人知道,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情,属于默然相伴,寂静欢喜。于万千的人群中,于无际涯的时光里,一个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巧奔赴到你的人生中来,这,何尝不是一种深深的缘? 红尘自是有情痴,一种感情,无关年龄,只与倾心有染;一种思念,无关距离,却可以海枯石烂;一种语言,不必出声,却字字心声;一种惦念,无形,却是心脉与心脉的交融...... 


是谁说过:关于爱情,沉默守望的孩子,是最苦的园丁。苍茫尽处,我执一支素笔,夜夜筝歌,只等你,来渡我;菩提岸边,我盈一眸恬静,只等你,化天涯为咫尺,圆我刻骨相思梦。
其实,好想化为一只美丽的蝶,在每个晨起,以一羽缠绵,附你肩;在每个黄昏,以一袭温婉,共你语。始终相信,岁月可以流走,惟情永远鲜活。端坐在心的世界,与思念对望,片片心语,化作满天相思雨。 


其实,好想你挥毫,我研磨,你弹琴,我放歌,绘一幅情深意重,共一场琴瑟相和;好想灯下漫笔,我为你红袖添香,凭栏依窗,携手并肩看斜阳,不求地老天荒,只求一梦倾城。
你不来,我怎敢老去啊,天青色等烟雨,而我,一直在等你! 


亲爱的,若可,请许我一个回眸,岁月静好,红尘安然,奢望浓墨处,有一场盛大的邂逅,以你明净的眸,给我一汪深情的凝视,将那份怦然心动脉脉珍藏。 


亲爱的,若可,请许我一帘幽梦,素年锦时,那些被流水阅过的时光,总是于袅袅处开出婀娜的花,就让我以梦的姿态,别致婉约呓语中的一眸浅笑。花开花谢花满天,谁的轻唤,于花开处,疼痛了一个季节的守候?谁的心思,在低回旋律中与秋水共长天? 


流年里,若有一个人,在你的生命中,烟花般绚烂过,流星般璀璨过,纵使隔了沧海桑田,却可在魂梦里呼唤,可在文字中想念,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陌上花,相思扣,情缘暖,始忆深。一诺倾城,一笔天荒,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Janice Zhang 张怡 女士于2016年4月在加拿大多伦多出版了她的第一本书:《An Immigrant's Journey through the Arts ~ Works of Janice Zhang 艺术相伴移民路 ~张怡作品集》(上图是该书的封面与封底)

这本书共307页,12万字。收集了她25首中文诗;23首中英双语诗;3首英文诗;2个中文微小说;44篇中文散文;2篇英文散文;3首中文歌词;2首中英双语歌词;1首英文歌词;3篇艺术家专访;8篇文化艺术及社区活动报道;15篇游记;10幅个人油画/国画作品配原创中英诗文;为其他诗人/填词人/艺术家做的3篇英文翻译。

她的个人博客是: JaniceZhang.weid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