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诗人Janice张怡《多伦多赏樱花》回赠徐志摩《沙扬娜拉》

Janice Zhang 张怡 微信号 : janice4168388306    05/07     1721    
4.0/1 




中英双语诗人里我最喜欢徐志摩。多伦多春天里樱花盛开,让我想起了徐志摩的"沙扬娜拉"组诗十八首。人们一般最熟悉的那句"最是一低头的温柔"便来自其中一首。我有本从台湾买来的《徐志摩诗选》难得地集齐十八首,并以繁体字从右至左、从上至下地排版,很有味道。




我亦以一位醉倒樱花海中的文艺女子的口吻,给大诗人回赠诗歌,写了两首。第一首用词有浓浓的民国味,表对从未谋面的诗人的崇拜,并敬之为师。第二首则是寄予一种柔情与眷恋,在句式上也与原作对得较工整。

沙扬娜拉一首
——赠日本女郎
文:徐志摩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多伦多赏樱花(一)
——赠徐志摩
文:张怡

最是那一气呵成的文采,
如镜片后智慧之光燃点漫山繁花,
叹一声缘份,忆梦中相见,
那梦中纸伞下追随先生的小碎步——
敬颂撰安!

多伦多赏樱花(二)
——赠徐志摩
文:张怡

最是那一架眼镜后的神情
如一株樱花树盛开若云的纯真,
告一声遥念,告一声遥念,
那一声遥念里有梦中的追寻——
随你而去!






以下附徐志摩的"沙扬娜拉"十八首:












20世纪中国著名翻译家&诗人&作家有:徐志摩、梁实秋、林语堂、余光中、胡适、郭沫若、茅盾、冰心、巴金、梁宗岱、戴望舒、老舍等。

我个人最敬仰前面四位,因为他们有较多外语诗作及文章出版。因为,作为通识两种或多种语言的文人,只翻译而不用多种语言去创作,我以为是未尽力亦浪费了自己部分才华的。诚然,生活在民国时期或台湾的文学家有相对自由的创作空间。但其实冰心、梁宗岱等人驾驭中英双语的能力极好!如,梁宗岱翻译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一定程度是用中文重新创作了,其优美与摄人魂魄是公认的,而梁宗岱的法语也是顶呱呱的。为什么他们没有写出大量外文诗文呢?相信与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关。翻译也罢了,如用外文创作,在那个时代估计就要被扣帽子了。而如今旅居海外的华人,有相当一些人通晓所在国的语言和融入新家园的生活,以外文写出有特色有生命力的文学作品,很赞! 

我个人喜欢中英双语创作,凡是双语诗人的诗集我都爱收藏。我时常翻读经典与现代诗文,亦有仿写与回赠原作者,以作为一种有效的练习方法。 

~ Janice Zhang 张怡 
写于2017年5月7日的加拿大多伦多


补充:

1. 朋友指出:梁宗岱其实写过不少法文诗,他后期主要把精力放在发掘新人上。梁的故居就在母校,原广州外国语学院里。当年中山大学外文系并入广外,梁宗岱便搬来广外了。

2.诗友指出穆旦的英文诗亦相当好,他是先写英文再自己翻译成中文的。他的英文诗比徐志摩的更理性。